网站首页 | 视频频道 | 资讯中心 | 市场分析 | 热点专题 | 高端访谈 | 品牌建设 | 供求市场 | 产品库 | 博客 | 论坛

专访北京住总市政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蔡永立

专访北京住总市政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蔡永立

复制地址: 被访问次数:0
 开栏语
2012年度全国市政工程建设优秀QC小组活动成果发布会于2012年6月19日至21日在广东珠海市召开。本期做客中国工程机械品牌网高端访谈节目的是获奖单位北京住总市政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蔡永立先生,详细内容敬请观看本期视频……
 人物介绍

北京住总市政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蔡永立
 企业介绍
  北京住总市政工程有限责任公司2001成立,为北京住总集团的控股子公司。具有市政公用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地基与基础工程专业总承包二级、土石方工程专业承包二级,钢结构工程专业承包二级,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三级资质。
 内容摘要
主持人:

这里是中国市政工程网高端访谈的特别栏目,我们今天采访到了北京住总市政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蔡永立先生,蔡总您好,非常高兴能接受我们今天的专访。那首先还是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我们住总市政发展的历史,包括我们企业的发展背景,以及现在的人员组成和公司的结构。

 
 
 
蔡永立:

好。我简要的介绍一下,住总市政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最早是北京住总集团下属的机械施工公司,从事一些机械、土方、运输等专业性的工程,属于土建的专业公司。我们在1999年到2000年的时候,因为机械行业不太景气,效益比较低,我们公司转行,就从事市政的施工以及市政的路桥管线。

到2003年的时候,我们又涉足地铁盾构,因为我们有机械,机械也涉及到地铁的盾构,我们进入到地铁的施工领域(就比较容易)。到去年年底,也就是2011年底我们的规模达到13.5亿,利润大概1000万左右。企业目前的员工总数是1400人,里面大概有高工40多人,建造师52人,我们的研究生人数将近40人,这是人员情况。

目前我们拥有的设备主要是盾构机,是六台套。两台德国的海瑞克,两台日本的小松盾构机,两台日立的盾构机。科技成果方面,我们是北京市科技进步奖获得者,获得了两项。一个是2007年的,一个是2008年的。再个就是工法,三个国家级的工法,有专利三四项,再就是一些质量奖,长城杯、QC每年都有获奖,这是整体公司的情况。

 
 
 
主持人:

您提到了我们获得了许多科技方面的成果和奖项,也跟我们技术人才的培养和引进有十分密切的关系,我知道您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是一个研究生导师,请给我们介绍一下相关的情况。

 
 
 
蔡永立:

研究生导师是这样的,因为自己是研究生毕业,所以说参加工作之后跟高校里面的联系比较多,我现在高校里面也带研究生,带研究生的时候一些课题需要结合企业的实际,这样的话有一些交流。跟中国矿业大学是2006年开始的,已经培养了3名硕士生。现在刚刚被聘为哈工大的导师,也在带研究生。
 

 
 
 
主持人:

刚才您提到公司产值基本上是13亿到14之间,因为我们在地铁项目上是一个很大的增长点,而且成为一个主力方面的增长点,您给我们介绍一下在地铁的建设方面占到多大比例,在地铁建设方面有什么成功的经验。
 

 
 
 
蔡永立:

目前13亿到14个亿的年产值里面,地铁大概是8到9个亿,我们是2003年起步到目前,8年抗战都过了。跟兄弟单位比发展是比较快的,我们主要的措施是比较重视人才的培养,我们从地铁第一个工程,北京地铁十号线十一标这一段,在这个标里面,当时我们招收了很多应届毕业生,抽掉了公司原有的技术骨干,到这个标里面去锻炼。正常的一个标应该配备人员(像中铁的系统)一般是七八十人,我们配备了一百五六十人,就是为了人才培养,不停的轮岗,不停的锻炼这些人,最后这些人一个活干完之后很快的成长起来。目前北京有五个(地铁工程),西安有两个(地铁工程),最高峰是八个(地铁工程),因为去年的宏观调控规模小了点,目前还有七个地铁工程。
这些项目经理都非常的年轻,都是本科毕业到我们单位。大概工作都是在八到十年之间,也就是30岁到33岁之间,在施工行业里我们的年龄是非常年轻的,学历相对是高的。

 
 
 
主持人:

您刚才一直说到人才的问题,看来我们在注重人才的培养和人才的留住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很多企业也很困惑,留住人才比吸引人才还要重要,那我们在留住人才方面应该做哪些工作会比较有效?
 

 
 
 
蔡永立:

留住人才有几个方面,一个就是企业里有那种宽松的环境,这个人除了工作以外也要有一个好的心情,宽松的环境,上下沟通的渠道要非常畅通,这是一个感情留人。

第二个就是事业留人。来了之后你不能老养着人家,硕士来了,博士来了就算养着人家,也留不住人家。在我们公司,来了之后我就一人一个平台,一人一个岗位,一人一个计划,把你的想法和公司的目标发展结合起来。(比如)项目上的总工,你先一边成长、一边看、一边调整,都有规划。这样能把人员再利用的好一点,这是事业留人。

第三个是待遇留人。因为我们是国企,这方面一直在推收入分配体制上的一些改革。目前的话,像我们公司项目经理和项目副经理(享受)正科和副科的收入,项目经理正科达到年收入将近30万,项目副经理是15万到20万,副经理和副经理之间还不一样,这有一个差距,平均下来大约10多万。相对公司的副科,待遇可能就少多了。这就是从待遇上把人留住。

 
 
 
主持人:

那在机制上呢?比如说一些奖励机制,像前一阵子我们获得了QC小组的优秀质量小组,获奖回来以后会有一定的奖励吗?

 
 
 
蔡永立:

有时候获奖回来以后集团有奖,我们公司还得奖励,奖的钱就全部的发给个人。再以后在人员的任命上,选拔上都要优先考虑(获过奖的员工)。

 
 
 
主持人:

应该说这样非常的有动力。说到QC活动我还想再问一下,咱们企业在前一阵子全国的评审中,有两个QC小组都获得了一等奖,有一个我们的盾构小组尤其获得了全国的优质管理小组,请问北京住总市政工程公司搞QC活动的一个动力是什么?

 
 
 
蔡永立:

QC不光今年获得了奖,我们近五年来每年都有全国的奖,这是我们公司非常的重视一点。重视的动力来自于大概三个方面,一个是集团层面对我们有QC指标的考核,我们主要的经营者,董事长和书记的考核指标就有那么一条,必须获得北京市或者是全国的QC奖,一项两项都有指标的。

第二个就是我们企业提升管理的需要。质量的管理涉及到企业的效益,质量不好你返工的话,会影响效益。质量做好,将来你在同行业的竞争力提升了,相对于你的市场也扩大了,所以它也关系到企业的生存。

第三个动力就是来自于我们做一个企业,我们除了要做事,我们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以外,我们还得对我们的员工负责,不停的提高我们员工的素质。除了培训之外,参与一些QC的活动,对于提高我们公司质量人员的素质,我觉得非常有好处。动力之三就是为了提高员工的素质,对员工负责。

 
 
 
主持人:

据我了解,有一些企业在搞QC活动中说有一些是形式主义,包括条条框框,有一些企业里QC小组做一些虚的工作比较多,您认为QC小组如果能把它落到实处,跟现场的施工能结合的更好。

 
 
 
蔡永立:

其实不光QC,还有质量认证,我觉得对企业都是非常重要,非常必要的。在国外我可能不太了解,我想应该结合的非常紧密。但在咱们国内,有一些现象做的比较虚了,QC就为了获奖,就看你公司领导的态度。我们的态度是获奖也需要,但是更重要的还是提升企业的管理。你通过QC,可以优化工作流程,这个方方面对管理是有好处的,不是虚的。

你可以给它做实,也可以给它做虚,企业是应该给它做实的。我们做实的就是(把QC)跟我们的课题跟我们的工作结合在一起,解决我们生产过程中的一些问题,企业质量的效益就出来了。我们这么多年的QC活动,我印象当中直接的创效大概都是三五十万,最多的有两百多万,它有直接的效益。我们是施工行业,它不是设计行业,不涉及到最尖端的东西,它是技术的应用。所以,可能有的企业它不是不重视QC,它是处于行业的老大,他办的工程里面没有太新的东西,可能觉得推行QC动力就小一点。像我们在市政工程行业里还是比较新的,年轻的单位,我们还需要积累这方面的经验。对我们公司来说是一个新的东西的话,第一次弄我们肯定要做QC。

 
 
 
主持人:

刚才我们提到在地铁建设方面,我们目前在建八条线。全国已经达到地铁建设的一个高峰,您是这样认为的吗?您觉得我们中国的地铁建设处在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蔡永立:

目前看,上海的通车里程是600多公里,北京大概刚400公里出头多一点,北京到2015年通车里程是665公里。像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这样的主要城市来说,有一些达到或者已经渡过了地铁建设的高峰期。全国其他各个省会城市,还有一些二线城市、地级市都在修地铁,从全国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在未来的15年都处于高峰。北京的高峰期应该是慢慢过去了。

 
 
 
主持人:

您觉得从地铁招标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些地域性限制,我们现在就是在北京这个地方,等高峰过后我们会不会有一些另外的规划。

 
 
 
蔡永立:

对,这是各个设计单位、施工企业都在考虑的问题。因为你吃的是这碗饭,你企业不能再改行了,我们从技术公司转到现在是很困难的,原来老技术公司都懂机械类的东西,改行不是那么好改的。所以,地铁的设计单位、施工单位既然干了这个活了,将来就得干完了,北京干干完了,大城市干完了,就得往外走,必须得走。随着地铁建设的发展,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将来地铁建设的模式都会有一些变化的,我觉得BT的比例会增加一些,市政行业的BT比例会更加多。
 

 
 
 
主持人:

我们曾经从事过BT项目吗?

 
 
 
蔡永立:

我们现在正在实施的市政的有一两个。

 
 
 
主持人:

从事BT项目大家应该说有一些优势和劣势,您觉得是优势在哪里?

 
 
 
蔡永立:

我觉得是优势很多,对于施工单位如此,对国家也是如此。对国家来说,可以减少投资、缩短工期、可以减少腐败。对我们施工单位在承担任务的时候,一次承担一个大的(任务),作为施工单位我们很愿意这样。对施工、对国家都有好处。
 

 
 
 
主持人:

但是我们会不会承担一定的风险?

 
 
 
蔡永立:

这个就看你企业的能力,BT就是建设移交,这个需要企业有一定的融资能力,这是带资去修建,完了之后交钥匙。这种交钥匙的工程,你企业想做没有钱,没有融资的能力也做不了。我们住总有施工的能力,也有融资的能力,像我们这样的大企业,是没问题的。做十个亿、二十亿、三十亿都是可以做的。

 
 
 
主持人:

您觉得它的核心的优势应该是在哪里?

 
 
 
蔡永立:

刚刚说的那三个方面,减少投资,缩短工期,减少腐败。现在这个行业里国家治理建筑业的腐败,比如行贿受贿的,有的时候拉活也得找关系。说这个人挺有关系、挺有门道,实际上都是行贿。中国的文化都是冲突的,一方面要反腐,一方面就是"志同道合"走关系的人,这个是很难的。BT这个模式可以避免这些,能让产生腐败的机率最小。

这个活通过BT也要招标的,BT的招标一般就是谁低价谁中标,中标的单位必须是大的集团才能弄。它低价中标以后,它里面可以有一些设计的优化。像常规建设的话,设计院的设计费是跟造价成比例的。企业承担了整个项目,就是企业行为了,我再找设计院那就必须优化了,这会减少一些浪费。过程中我也不需要求政府什么,我也用不着跟你有什么关系,这样的话就减少腐败。
 

 
 
 
主持人:

确实像您说的,对国家、对企业、对当地的政府都是很好的事情。

 
 
 
蔡永立:

对。

 
 
 
主持人:

还有这样的一个问题,从去年下半年我们国家很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放缓,那我们企业会不会也受到这方面的影响,您觉得企业这个时候,我们的投资降低,收益降低的情况下,企业该做些什么工作?

 
 
 
蔡永立:

应该说从去年以来,不光是我们市政地铁的企业受到影响,房建的施工企业受到的影响冲击更大。大家从去年的下半年都在走下坡路,施工企业尤其明显,政府抑制房价,影响非常大。据我了解,中铁系统去年的年产值相比2010年那就降了30%,然后新签合同比降低60%到70%,这个还跟地铁的招标也少,整个金额下来了都有关系。国家现在在慢慢的调控,有所改变。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中央还鼓励,建设还要加快,我们明显的感到,从去年的下半年招标量陆续要增多,又恢复到去年初、前年年底的水平,又会迎来一个高峰。

 
 
 
主持人:

您觉得目前市场在慢慢的走向以前高速发展的状态吗?

 
 
 
蔡永立:

对。因为从去年到今年的话,地铁的招标,包括市政的招标明显的减少,现在就在慢慢恢复,企业立马都在启动。发改委一些大的项目也都批了,原来发改委没批的,现在都批了并且都启动了。

 
 
 
主持人:

好,谢谢您。

 
 
 
蔡永立:

谢谢。

 
 
 
 往期回顾 更多>>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中国工程机械品牌网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9-2014 ccm-1.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 010-64972231 64976560 备案号:京ICP证090798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373号